咸盐_chaaa

请多指教♡

其实 有时候脑袋里会突然冒出很暴力的想象 就好像那里面住着一个有暴力倾向的我的另一个人格

抓住那个人的头发 把他的头往墙上撞 桌子上也可以 踩脑袋 踢小腹 晃着刀威胁 划破薄薄的皮肤 不见血又如何称之为暴力

没什么创新能力
所以这些 就像所有的打架斗殴那样套路一样的行为

还好只是冷静的时候的幻想
想想而已

不如

不如

La La Land版科兹暗巷组

#暗巷组# #科兹# #rps#
ps.「」部分是过去的事情
pps.祝食用愉快

---
那间地下酒吧,红色的聚光灯来回的扫射着舞台下躁动的人群。
他手里端着一只高脚玻璃杯,盛满了红色的酒精,瞥了一眼嘈杂拥挤的人群,故意略过了台上的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杯壁上来回摩挲了一下。“上面那个男孩,是不是你的前男友啊?”,他摇了摇头,“不是。”稍微偏身对坐在桌子另一旁的女人的问题回应道,他以前从未见过那个在舞台上端着酒杯看着他的男人,语气肯定又理所当然,就像在陈述一个世人皆知的事实。不过这当然是谎言。毕竟,五六年前他们的绯闻可是占据了那段时间报纸娱乐版的头条啊,这还是因为当时火遍半个美洲的他的乐队。
“Ezra,我们准备好了,开始吧?”“好。”
他坐在架子鼓前,已经摆好了架势。

「大概是五六年前的时候吧,Collin在一场朋友举办的小型聚会上认识了Ezra。不过,他们先前就见过一面,就像是八点档的情景一样,Collin拎着的纸袋恰巧破了,苹果恰巧滚下了坡,Ezra恰巧开着车向披上驶去,苹果恰巧滚向Ezra的车,Ezra恰巧停下车,对Collin表示不小心碾碎一颗苹果的歉意,并帮他捡起其他滚落下来的苹果。
他们正式认识彼此的那天,天气很好,太阳晃得让人不得不戴上墨镜,露天的游泳池边,Collin穿着一身颇具夏威夷味道的衣服,和曾经相熟的人打了个照面后就在聚会里闲逛起来。大多数人都打扮得光鲜亮丽,和同伴挽着手掩面笑着,而他独自一人,还穿着得如此随意,显得有点落魄。他走向吧台,想着到底还是来了,那就喝一杯再走好了,便开始纠结到底是要一杯果蔬汁还是要一杯鸡尾酒。吧台离Ezra的乐队表演的舞台很近,Collin被他的音乐吸引到舞台边了。
“嘿!这位先生,想要听些什么。”,一个拿着麦克风的男人嬉皮笑脸的问他。如今想来,那神情和Ezra是那般相像,一定是和Ezra在一起相处了那么久被感染的吧。
“《Gone,Gone,Gone》。”,正巧他有些无聊也不知道该去认识谁,不知道该去和谁做什么事。
“好的!各位准备好了吗?”。

“I see it clearly through the Whiskey in my glass. That you are gone, gone, gone.”。」

“I've been wasting too much time. I'm in a big hurry, I gotta get on the down line.”。

Ezra在台上敲着架子鼓,聚光灯在他棱角分明的脸上打下一片阴影。
今晚Collin的出现是出乎他的意料的。在他们分手之后的一年中,他总是幻想着他们能再次见面,幻想着Collin能出现在看台下看着他笑,幻想着Collin能抱着他说对不起其实我不想离开。不过终究是想想罢了。五年过去了,他已经毫无念想,Ezra以为他放下了,可当他看到Collin时,他意识到他把自己想得太洒脱了,他并没有那么肆意。尤其是Collin身边的那个女人,更是让他痛苦起来,心脏被绞着般痛苦。
Collin也是一样的,他以为自己已经对他们之间的过去毫无留恋了,可事与愿违。他后悔没有注意一下这家地下酒吧的名字和标志,如果他能看到的话,他一定不会进来——“CO'RA”——这是他取的名字——把他们两人的名字组合起来——当初他们还因为店名而争执过。

「以那场聚会为契机,他们在一起了。
他们有时候会一起去看老电影,有时录像带会突然出一些差错,或是投影仪突然坏掉,惊扰了趁着黑暗想要品尝对方嘴唇的两个人。他们还会一起去街边名不见经传的小酒吧,坐在老旧的木质圆桌旁,回味着同样的鸡尾酒,Ezra有时会上去弹一两首曲子,之后就拽着Collin一起跳舞。霓虹灯闪烁着,两个人都恰巧三步一回头,却也都恰巧错失对方转过头来的那一幕。他们有时候会在洛杉矶的街道上瞎晃荡,险些超速的车辆溅起的水花打湿他们的裤子,低头做文稿的路人和他们撞了个满怀,他们就像异类一样,在这个忙乱的都市里逍遥得令人羡慕。

仔细想想,他们好像就这样理所当然的在一起了,住在一起,一起生活,一起吃饭,和对方做爱。Ezra没对Collin说过我爱你,Collin也没对Ezra说过。可是他们拥有对方温润的亲吻,拥有对方温暖赤裸的怀抱,拥有对方漫溢着的且最真心的爱情,一些繁杂的不必要的言语就显得也不那么重要了。
就像连他们分手的时候也只是一句“It's over.”一样,理所当然的发生了。」

'还是不要再有什么交集比较好吧?'。
还没听完一首曲子,Collin就离开了这家地下酒吧,高脚杯被掷在桌子上,猩红的酒摇晃着。等Ezra一曲毕后再抬眼看向台下,只剩下之前陪在Collin身旁的那个女人在焦灼的不给谁打着电话。
---

其实这篇是去年写的了……)
本来没打算发 只给阿玮看过……)
不知道这样子写是不是不好 但是 我真的 好喜欢爱乐之城啊啊啊!!!)

一如既往厚着脸皮求评论)))

为什么在这种手机寸步不离没有就活不下去的时代 会有人隔了一个小时或者更久才回消息 完全不能理解:)

有时候也会突然想写同人

1976.07.19-2017.07.19
14975天
接下来的一天又一天再一天 我都会继续爱着你 像过去的一年又一年再一年那样 十分庆幸那年夏天 用妈妈的电脑看了神探夏洛克 庆幸这部电视剧如此火爆 我才能一时兴起的搜索它 点开看了三季 然后 一眼万年
不像太太那样能写出多美好的语句 所以 生日快乐 Happy birthday to you my dear Benedict·Timothy·Carlton·Cumberbatch♡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番外·如果存在毕业]

#暗巷组# 学院AU
涉及Queenie&Jacob以及Tina&Newt
私设满满 OOC满满

---

Graves学长毕业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可Credence好像还没接受这个现实。有时会突然对Jacob说,“我去找下Percy”,然后朝教室外跑去,在门口停下,意识到他已经毕业了;有时也会在放学后的部团活动时问一句,“Percy怎么还没来”,然后被一句,“他已经毕业了”,所敲醒。Credence不知道他怎么会成这样,就像被抽出一个零件就无法正常工作的机器一样,他好像一直停留在Graves还没毕业时的时光,可现实却不允许他如此。那场毕业典礼是他从来不曾设想到的,可这却是他早该想到的,也是他早该面对的现实,Graves不可能总是陪在他身边,

“哗——”。
水龙头里的水直直的冲向水池底部,就像他对Graves的思念,直接且猛烈。唯独不同的就是,如果拧紧了水龙头,水就不会再哗啦啦得流出来,可他的情感是没有开关的啊。
他捧了一把水,拍在自己脸上,告诉自己要清醒,只有清醒了,才能看清自己和Graves之间的差距,才能迈开步子走向他,而不是停留在原地,看他越走越远。

Credence回到教室,老师像他请假去厕所之前一样还在喋喋不休着。“打扰了”,他叩了叩门,等待着允许进入的指示,老师招手让他进来。“Credence,你看你的座位上......”,坐在靠近门口的同学偷偷地向Credence告知了一个秘密。
'是Percy!'。
坐在他的座位上的人,用手杵着脑袋,看着他。恍惚间,他以为Graves还没有毕业,他以为Graves坐在部团活动室里等着他过去。男孩走向已经毕业的学长,就像以前的许多次一样。Graves经常在男孩的前方等他,转过身来,对他笑着说:“Cre,你怎么这么慢。”。等Credence走进他,他又会使劲地把男孩拽进自己怀里,一只手环着他的腰,另一只手胡乱地揉着他的头发,琥珀色的眼睛的映着他欲拒还迎的笑脸。他还记得Graves比他大上好多的手掌的温度,还记得Graves下巴上有些戳人的青色胡茬,还记得Graves在他嘴里流连忘返的舌头的味道。他记得的太多了,不能忘记也没法忘记,所以他才会像现在这么痛苦。
沉浸在回忆里,回想过去的一切,无法从中抽身出来。

“好慢哦,Cre,我在这儿等了你好久,你去哪儿了。”,“Graves学长,你怎么在这儿?”,“干嘛啦,像之前一样叫我Percy啊。”。他一直在笑着,焦糖色的眼睛里是像蜜一样的笑意,只要他踏进去一只脚,就会沦陷,先是整条腿,接着便是整个身心。
可Credence却有些烦躁,对方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因为他的离开有多么魂不守舍,恍恍惚惚的过了一周,终于见到日思夜想的人。但是对方却是依旧那幅坦坦荡荡的样子,好像对Graves来说,他并非那么重要。
所以,想他?
不存在的。
至少Credence是这么认为的。

“好了,Graves,上来讲讲你的经验吧,也是时候让这些小崽子有点时间所剩无几的紧张感了。”,老师意识到班上大部分人的注意力都在坐着的学长和站在一旁的同班同学身上,自己说的话他们恐怕一句都没听进去吧。于是,他选择放弃,然后掷出绝对能吸引他们的Graves。“好的,老师。”,Graves从Credence的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讲台,在经过男孩身侧的时候悄悄地对他说:“我很想你,Cre。”,这段时间以来的隐忍统统在这时暴露出来。
Graves不可能会不想Credence,整整一周他简直就要想他想到疯了。可是毕业之后事情太多了,多到给Credence打个电话都没有时间。
他每天都在回忆着曾经,想念曾经Credence向他跑来气喘吁吁的样子,想念曾经Credence伏在他怀里那一只手就可以环住的瘦弱身体,想念曾经Credence在接吻时泛红的耳朵。

想念,大概是一颗柠檬汽水味的糖果吧。
糖果的甜味大概就是满满的喜欢和相处时的甜腻,酸酸的柠檬大概就是想见却无法见面的悲哀,而汽水呢,咽下之后又涌上喉头的碳酸气泡,带来了些许不适感,却欲罢不能,就像没有开关的想念,如泉涌,未停息。

The End

---

今天和小姐姐互相表白 互相写情书传给对方
就来秀下恩爱 然后跑掉
对了 记得吃下这口查理
爱我的小将离( •ॢ◡-ॢ)-♡
@将离 

啵叽一下我的阿离小姐姐( ืε ื;ก)
困死先睡个午觉 下午电脑课再一起P图啊哈哈哈哈哈哈

将离:

课间和这个人 @咸盐_chaaa 传小情书玩。
以前传过很多次都没来得及拍拍拍就不知道溜到哪个角落去了 sad
换座位离的超近明明有些话可以直接说却还是忍不住想写下来给对方,哈哈哈哈哈哈哈甜滋滋。
吧唧茶茶。(づ ̄ ³ ̄)づ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贰]

#暗巷组# 学院AU

涉及Queenie&Jacob以及Tina&Newt

私设满满 OOC满满

 

---

 

    Credence站在自己的坐位旁边,慢悠悠地收着笔袋。他看着窗外,神情恍惚。'我待会儿就要去部团活动室了啊,会见到Tina,还有Greves。我怎么觉得有点激动......还有点紧张,害羞?天啊,我怎么了?',他的思绪乱飞就像是夏天的风。

    害得他没听到站在他们班门口喊了他好几声的Greves。

    '去部团活动室要往哪儿走来着?',他把笔袋胡乱地塞到背包里,发现抽屉里还有一两个文件夹忘记装进包里。

 

    “Cre......Barebone同学,你在看什么?都没听见我喊你。”,Graves站在他身后,把头搭在男孩肩上。大概是故意的吧,吐字间的呼吸蹭过了他的耳朵,脸颊。是因为他的呼吸太过温暖,还是因为吐息间夹杂了刚刚被门口的女孩强行喂下的糖果甜腻的味道,在男孩的耳尖撒上了一层淡淡的红胭脂。

    “啊,Graves学长?”。

    Credence转头看向他,看向那张离自己仅仅只有几厘米的脸。

    距离很近。

    近到他可以看到Graves眼里映着的自己的样子。

 

    Graves单单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了无数的目光,无论是教室里的女孩,还是经过Credence 的班级驻足在教室外的女孩。

    “Graves学长怎么会来我们班......”“他好像是来找那个Barebone的。”“那个Barebone和Graves学长到底......”“嘛,学长这么好的人,大抵只是同情这个怪胎吧?”“嘻,没错没错~”“那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跟那种怪胎......”。

    那些恶意,就像是漫上胸口的水,压迫着胸腔,没法呼吸。

  

    Credence讨厌这些放肆又尖锐的目光,还有那些无所遮掩的恶语,“你怎么来这里了?”。

    “Tina担心你找不到部团活动室在哪儿,她让我来接你。”。

 

    'Tina啊,喊得真亲密呢。毕竟也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啊......'。

    Credence忘了自己也喊她Tina。

    嫉妒是很可怕的,还没解开的持续着的误会也是。

 

    “这样啊......麻烦你了,我其实可以找到的。”,他低垂着眼睛,向下的睫毛掩盖住了他瞳孔里斑驳的阳光,和一丝莫名的烦躁。

    “没事,我们走吧。”,Graves撇了一眼一米开外围得水泄不通的女孩,'毕竟也是我提出来的。'。

 

    “嗯......”。

    逃离。

    和如此耀眼的人逃离那些让人压抑的视线。

 

    夏天的热浪从走廊上打开的窗户外冲进来,衣袂被吹起一角,Graves把那里裸露出来的肌肤尽收眼底后,将手悄悄的绕道男孩身后遮住了他想要独自占有的白皙。

 

    “你可以叫我Credence。”

    “那真的太好了!要不,我叫你Cre吧?”,Graves厚颜无耻的想要趁机拉近关系,“你叫我Percy好了。”。

    “好的,Graves。”,Credence大概是被突然强行拉近的关系冲昏了头脑。

    '算了,慢慢来吧。'。

    夏天才刚开始,还有好多时间可以拉近彼此间的距离,还有好多时间可以让男孩慢慢适应,还有好多时间让他们可以从轻轻触碰到紧握双手再到相拥亲吻。慢慢的卸下男孩对外界的防备,去感受他带来的温暖,陷入他给予的情意。

    这一张网,一张Graves编织的网,而Credence注定会被缠住。

 

    “对了,你们班上是不是前几天转来了一个孩子。”,Graves向前倾身偏头看着他,直直的冲进他的眼里。

    夕阳从窗户外照了进来,余晖洒在Graves帅气的脸上,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嗯,是一个叫Jacob的男生。”,不出他所料的Credence果然腾地红透了脸颊,望向窗外的风景,“他对我很好,是个温柔的人,他还会做点心,每天都会带一些给我。”。

    “看起来你挺喜欢那个人的嘛。”,莫名升起的烦躁让他加快了步伐。“嗯!”,Credence笑的那么好看,是从未在他面前展现过的笑容,可这却是因为一个转学生。

 

    而另一边的部团活动室里。

    Queenie推着一个局促不安还有些微胖的男孩跑到活动室里,“姐姐!我要给你介绍一个人!”。在他们进来的同时,甜点的香味盈满了整个房间。

    “姐姐,他是Jacob。Jacob,这是我姐姐,Tina。”。

 

    TBC

 

---

 

补一个小番外:

    昨天Credence并没有把那张入部申请表填完,还有一栏一一“性取向”没填,那里是空白的。事后,Graves填补了那块空缺,不是“女性”,不是“男性”,也不是“皆可”,他写上去的是“Percival·Graves”一一是他自己的名字。

OVER!

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壹]

#暗巷组# 学院AU

涉及Queenie&Jacob以及Tina&Newt

私设满满 OOC满满

 

---

 

    今天的Credence也无法融入任何一个小团体,他被当作不存在一样。'不过,这至少比受到欺凌好',他这么想着。

    阳光透过没有拉紧的窗帘缝隙间射进来,在他的桌角上形成一个完美的几何三角形,又延伸到他斜前方的人的衣服上,最终消失在窗沿下。Credence伸手去触碰它,是那么的温暖和明亮,好像不属于这样压抑的教室,所以拉起窗帘被阻隔在外。

 

    放学的铃声就像是打开了铁笼的门,学生们都一股脑地作鸟兽散,只有可怜的Credende经历了可怕的物理课拖堂后,被在门口坚守了十多分钟的Tina带走了。

 

“Credence,她们真的没对你做什么吗?”,Tina半跪在Credence的身旁,手轻轻的安抚着男孩交叉叠放在膝盖上的颤抖的手。她以为是因为班级里孩子们的恶意中伤和威胁让这个能让她母爱泛滥的男孩担惊受怕,殊不知是因为坐在Credence对面的Graves。在Credence眼里,部长恶狠狠地盯着他,像是他抢走了自己的女朋友。Graves也不知道,为了压抑自己内心的躁动而紧绷着的脸,让对面坐着的男孩害怕到发抖,甚至以为Tina是自己的女朋友。明明部长看上的是傻里傻气的小蘑菇。

    “是真的,Tina学姐。他们,什么都没有做。”。

    “可是你在发抖啊!他们一定是对你做了什么!不然,怎么提到他们的时候你会是这种反应?”。

    “呃,我可能有点冷……”。

 

Tina看了眼墙上的温度计,室内温度:38.5°C,还有Credence额头上被汗浸湿分开成一缕一缕的刘海。

今天,部团活动室里的空调坏了。

今天,修空调的师傅中暑回家了。

 

    “那,今天你有和谁讲过话么?”。

    “有的。”。

    “是谁?有成为朋友么?”。

    “是,是你,Tina学姐,还有老师......”,他和Tina是朋友么,他不太清楚,大概是的吧。他向来是被动的那一方,也一直都不善于处理人际关系。

    '噢,他真可爱~',Tina学姐的内心为可爱的Credence拉起了礼花炮,吹起了号角。

 

    那边倒是一片和谐,这边从没受过什么委屈和无视的安全部部长却有些烦躁。'够了上帝,你看他那躲闪的眼神,Credence,难道你喜欢那个大大咧咧得像是男人一样的Tina么?啧,怎么脸都红了!啊,耳尖红红的Credence真可爱啊~不过居然是对着那个Tina Goldstein!'。

   Graves不想再听他们间的对话,开始敲起了电脑,哒哒哒。过了一会儿他停了下来,从打印机吐出来了一张纸。

 

    “你,过来,填了这张表。”。

   Graves朝那颗蘑菇招了招手。

    “好,好的。”,Credence起身走向离他有五米之遥的桌子。

 

    “这,这是入部申请表?”,Credence拿着那张还残留着一些从打印机里出来的余温的纸,有一点难以置信。

    “是的,麻烦你准确地填写正确信息。”,Graves靠到椅背上,像眼看着猎物就要跨入自己的设计的陷阱里的猎人一样,心满意足又狡黠的笑了一下。

 

   Tina听到之后阻止了拿着笔马上就要写上自己名字的男孩。

    “等一下!Graves,你怎么突然让他入部?”,Tina选手意图阻止猎人。

    “怎么了?我是部长,我应该有权征收部员吧?”,猎人怎么会让她得逞。

    “但是,你没有问他愿不愿意啊,你怎么能强迫别人。”。

    “你不希望他入部么?他如果成为了部员,你也可以更好地关,心,他。”。

    “对啊。Credence那你就填了吧,反正这个部也不干嘛。”,不知道是屈服于威逼还是利诱,本场赛事以Tina选手惨败告终。

 

    '他难道真的不是想把我留下来劳役我么?',吓得心肝儿乱颤的Credence如是想到。

 

    “Graves,这个入部申请表有点不一样啊……”,Tina看着Credence填上了名字、姓氏、班级、出生年月日这些还算是正常的,之后就是、喜欢的食物、喜欢的明星、,甚至是恋爱史之类一系列好(kěn)像(dìng)有些多余的问题。

    “哪里?这是我刚刚打出来的。”,Graves双手支着下巴,撇撇嘴,严肃且正经地看着她。

    “没,大概是我想多了......”,可怜的Tina再一次屈服了。

 

   不过,既定的事实是无法改变的。

    '但是,这个,怎么看都像是在调查户口啊喂!',Credence和Tina在心里咆哮道。

    不要白费力气了Graves,你已经被识破了。

 

    TBC

 

---